暖婚缠绵,白少宠妻上天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书籍 > 当代诗歌,time:2019-06-13 18:26
上一篇:总裁爹地,正牌妈咪回来了! 下一篇:没有了

暖婚缠绵,白少宠妻上天

正文第七十章处理干净[更新时间]2019-06-1317:59:54[字数]2127报纸上面说大的显眼的红字,写着洛氏集团的洛勇突然离世,而具体的原因尚不清楚。 洛心暖心中一瞬间有些空落落的,她现在还在纠结要不要去见,而现如今,根本就不用再纠结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洛心暖那一向平静的眸子中划过一丝异样,颤巍巍的抬头询问着白聘羽。 她还都没有去见洛勇一面,他怎么会就如此突然的离开了?而且还是在这个时候。

洛心暖脑海中快速的一闪而过,一丝想法,心中十分错愕的有些惊恐,甚是不安。

“没多久。 ”白聘羽微微抿着凉薄的唇色,漆黑的如同深潭一般深不可测的眸子直勾勾的锁住洛心暖。

那快速闪过的一丝异样,被白聘羽捕捉了下来。 “你要小心了。 ”白聘羽突然开口,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那悠长又深远的眸子满含深意,随后放在洛心暖身上的的视线快速的转移。

洛心暖还未从这件事情中消化过来,快速的抬头刚想追问,眼前早已没有了白聘羽的影子。

她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报纸,那心里的不安不断的加大。 她第一时间便想到了高黎静,现如今这件事情,既然白聘羽能够知道,那想必洛勇突然去世的消息,恐怕外面一间铺天盖地的传开了。

“暖暖,希望你能够应付过来。

”白聘羽那修长的身影站在楼上,深邃的眸子追随着洛心暖那远去的背影,低声的呢喃着。 眸子深处酝酿着复杂的情绪,令人根本猜不透他此刻的想法。

“先生,该走了。

”白术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看着时间开口提醒,身后放着一个行李箱。 白聘羽眼底深处不舍的收回目光,寒冷的板着一张脸淡漠的点头,迈着修长的步伐,那高大的身躯如同神一般的存在。 白术拎着行李箱跟在后面,职责所在的开口汇报着行程:“先生,X市已经安排好了接待,会有一个会议,预计会呆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 ”白聘羽那一如往常深邃寒冰的眸子闪过一丝异样,面上却无动于衷,熟视无睹的继续走着。

他不在的时间,不知道洛心暖一个人能不能应付的过来?那个柳母一看就知道野心很大,恐怕不知道又要作什么妖。 洛心暖一路快速风风火火的赶回去,气喘吁吁的不停歇的爬上楼:“妈,你在家吗?”急匆匆地推开房门,看到了高黎静的身影,那心中隐隐不安的情绪才稍微好了一些。 “暖暖,你回来了。 ”高黎静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快速的站起身来,一脸慈祥的看着洛心暖。

洛心暖怔怔的愣了愣,看着高黎静的神色,微微开口:“妈,你是不是都知道了?”“他怎么就这么突然的说走就走了?我都还没有原谅他。 ”高黎静声音有些哽咽的开口,那微微通红的眼眶闪烁着光芒:“真的是人死如灯灭,一切都结束了。 ”洛心暖甚是心疼的看着高黎静此刻的模样,其实她一直都知道,母亲内心深处还是非常在意洛勇的,毕竟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 只不过后来对他感到十分的绝望,不再抱有任何希望罢了。 毫无征兆的离开,对母亲来说,或许打击有点太大了。 “妈,没事,你还有我在,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洛心暖吸了吸鼻子,快速的上前一把紧紧的抱住母亲,无形之中给予她温暖。 “暖暖,你说我当时是不是应该原谅他?不然的话,他应该也不会带着悔恨的离开。

”高黎静语重心长的开口说着,面色中带着浓浓的哀愁。 一副十分自责的模样,对于洛勇的突然离开,似乎还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不,不会的,他既然都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这就已经足够了,至少在他走之前,他能够看清事实的真相,没有被欺骗一辈子。

”洛心暖神色平淡客观的开口剖析着,她对于洛勇早已没有太多的情感,看待问题,自然没有那么的冲动。 能够在临走之前把一切都看的非常的透彻,知道了所有事情的原委,在最后一刻能够后悔的反思自己,那就可以了。 “唉,说到底还是被那个女人给骗了。

”高黎静唉声叹气的说着,情绪甚是低落的模样。

根本就有些难以接受,原本还好好的活着的一个人,顷刻之间便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明明刚刚见过没多久,一分别便是永远。

“不管怎么样?那都是他自己的选择,又没有人逼迫着他。

”洛心暖神色平淡地开口,努力的安抚着高黎静那有些低落的情绪,随手打开窗边的窗户,通一通新鲜的空气。 “暖暖,你也别这么说,他人都已经走了,我们就不要再揪着过去不放了。

”“是啊,他人都已经走了,我们就不要再管那么多了,平平静静的过好我们眼下的小日子就行了。 ”陪着高黎静呆了良久,才慢慢的有些看开不在过多的纠结,洛心暖那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洛氏集团才突然度过危机,柳母代替洛勇接管公司,突然就得到了洛勇在医院意外死亡的消息。 那些精明的嗅到一丝异样的记者,纷纷都盯住了这件事情,甚至七花八门的各种报道铺天盖地的传了出来。

柳母此刻阴沉着一张脸,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小刘,神色十分的不满。 “柳总,这件事情现在关注点太高了,一时之间,根本压不下去,我们要怎么办?”小刘屏住呼吸气氛一瞬间有些凝固,最终,沉不下去的开口询问着。

额头上直冒冷汗,心中隐隐有些后怕,万一真的被一些有心的人挖到了一些蛛丝马迹,那她们之前做的一切,可就全部都功亏一篑了。 “你手下的那些人都处理干净了没?洛勇死就死了,可千万不要再查到我们这里。 ”柳母声音冷淡的开口,说着丝毫不近人情的话,那浑浊的眸子中阴毒算计的光芒一闪而过。 她现如今已经得到了整个洛氏集团,洛勇的存在始终是一个毒瘤,她好不容易的除去了,没想到居然又突然蹦出来这么多的事。

“柳总放心,直接给了他们遣送费,早就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绝对查不到我们的头上。

”。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