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复:近代中国开启民智的一代宗师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书籍 > 当代诗歌,time:2019-06-10 18:29
上一篇:聚焦革命文物 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主场城市活动在延安举行 制备感受态时cacl2作用 下一篇:宋江为了坐梁山第一把交椅做了这3件事情

严复:近代中国开启民智的一代宗师

  ()原名宗光,字又陵,后改名复,字几道,汉族,福建侯官人,是清末很有影响的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翻译家和教育家,是中国近代史上向西方国家寻找真理的先进的中国人之一。     力主复法    在复法运动中,严复是一个反对顽固保守、力主复法的维新派思想家。

他不仅着文阐述维新的必要性、重要性、迫切性,而且翻译了英国生物学家赫胥黎的《天演论》,以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时代必进,后胜于今作为救亡图存的理论依据,在当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戊戌变法后,他致力于翻译西方资产阶级哲学社会学说及自然科学着作,是一个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

严复信奉达尔文进化论和斯宾塞的庸俗进化化。 这是他政治思想的理论基础,也是他教育思想的理论基础。

严复在《原强》中提出,一个国家的强弱存亡决定于三个基本条件:一曰血气体力之强,二曰聪明智慧之强,三曰德性义仁之强。 他幻想通过资产阶级的体、智、德三方面教育增强国威。

是以今日要政统于三端:一曰鼓民力,二曰开民智,三曰新民德。 所谓鼓民力,就是全国人民要有健康的体魄,要禁绝鸦片和禁止缠足恶习;所谓开民智,主要是以西学代替科举;所谓新民德,主要是废除专制统治,实行君主立宪,倡导尊民。 严复要求维新变法,却又主张惟不可期之以聚。 除而不骤的具体办法就是要通过教育来实现,即在当时的中国,要实行君主立宪,必须开民智之后才能实行,总之,教育救国论是严复的一个突出思想特点。

    呼吁变法    严复疾呼必须实行变法,否则必然亡国。 而变法最当先的是废除八股。 严复历数八股的危害:夫八股非自能害国也,害在使天下无人才,其使天下无人才奈何?曰有大害三:其一曰锢智慧、其二曰坏心术、其三曰滋游手。 严复主张多办学校,他曾论述西洋各国重视教育,对民不读书,罪其父母的强行义务教育表示赞赏。 因为中国民之愚智悬殊,自然不能胜过人家。 基于这种思想,严复对办学校是积极的。 他除亲自总理北洋水师学堂长达二十年外,还帮助别人办过学校,如天津俄文馆、北京通艺学堂等。 严复要求建立完整的学校系统来普及教育,以开民智。 他根据资本主义国家的制度,提出中国的学校教育应分三段的计划,即小学堂、中学堂和大学堂。

小学堂吸收16岁以前的儿童入学;中学堂吸收16岁至21岁文理通顺、有小学基础的青年入学;大学堂学习三、四年,然后升入专门学堂进行分科的专业学习。

同时,还要把学习好的聪明之士送出国留学,以造就学有专长的人才。     此外,严复还很重视妇女教育。 他对当时上海径正女学的创办大为赞赏。 认为这是中国妇女摆脱封建礼教束缚的开始,也是中国妇女自强的开始。 他从救亡图存的目的出发,认为妇女自强为国致至深之根本。

他还主张妇女应和男子一样,在女学堂里既要读书,又要参加社会活动,如果不参加社会活动,创办的女学堂就和封建私塾没什么区别,因而也就无意义了。

显然,他是将妇女置于整个社会变革,特别是妇女自身解放的前提下来考虑的,故十分强调参加社会活动对女学堂学生的重要意义,这也是他在妇女教育方面高出一般人之处。

    提倡西学    严复提倡西学,反对洋务派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观点。 他曾多次将中学与西学作比较:中国最重三纲,而西人首言平等;中国亲亲,而西人尚贤;中国以孝治天下,而西人以公治天下;中国尊主,而西人隆民……其于为学也,中国夸多识,而西人恃人力。 总之,西学于学术则黜伪而崇真。

他还指出中国之人好古而忽今,西之人力今以胜古。

古之必敝。 所以他认为就是尧、舜、孔子生在今天的话,也要向西方学习的。 要救中国必须学西学和西洋格致:益非西学,洋文无以为耳目,而舍格之事,则仅得其皮毛。 他认为中学有中学之体用,西学有西学之体用,分之则两立,合之则两止。

他认为应做到体用一致,本来一致要从政治制度上进行改革,提出以自由为体,以民主为和的资产阶段教育方针。     他从体用一致的观点出发,具体规定了所设想的学校体系中各阶段的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 他认为在小学阶段,教育目的是使儿童能为条达妥适之文,而于经义史事亦粗通晓,因则旧学功课,十当其九,并以明白易懂的文字翻译西学中最浅最实之普学为辅助读物。

在教学方法上,多采用讲解,减少记诵功夫。

中学阶段应以西学为重点,洋文功课居十分之七,中文功课居十分之三,并且规定一切皆用洋文授课。

在高等学堂阶段,主要学西学,至于中文,则是有考校,无功课;有书籍,无讲席,听学者以余力自治力。 他认为对于青少年,应引导他们分析,学些专深的知识,如此,让他们有所收益,触类旁通、左右逢源。

    科学方法问题是严复西学观中的一个重要方面,他曾翻译《穆勒名学》(形式逻辑),并积极进行对名学的宣传介绍。

他认为归纳和演绎是建立科学的两种重要手段。

我国几千年来,演绎甚多,归纳绝少,这也是中国学术之所以多诬,而国计民生之所以病也的一个原因。 严复更重视归纳法,主张要亲为观察调查,反对所求而多论者,皆在文字楮素(纸墨)之间而不知求诸事实。

他曾用赫胥黎的话说:读书得智,是第二手事。

唯能以宇宙为我简编,各物为我文字者,斯真学耳。

    严复翻译了《天演论》、《原富》、《群学肄言》、《群己权界论》、《社会通诠》、《穆勒名学》、《名学浅说》、《法意》、《美术通诠》等西洋学术名着,成为近代中国开启民智的一代宗师。 离开北洋水师学堂后,严复先后出任安徽高等学堂监督、复旦公学和北京大学等校校长,以教育救国为任。

辛亥革命后,他一度党附袁世凯,卷入洪宪帝制,为世人诟病。 基于对国情民性的独特把握,严复终身反对革命共和,时持犯众之论,既不获解於当时,更致聚讼于后世。

虽然如此,其立身行且秉持特立独行的操守,学术政见有其一以贯之的原则,在翻译学上更是为一时之先,其风格思想影响了后期一大批着名翻译家。

其众多译着更是留给后世的宝贵遗产。 他的功过是非与成败得失,值得后世用心研究总结。 虽然研究严复的论着已为数不少,但相对于他在近代中国思想史上的显赫地位而言,还远远不够,尚待学界进一步挖掘材料、变换视角、革新思维,做出更为全面公正的评判。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