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实战(1) 感谢书迷 巴小山 打赏皇冠 作文评语怎么写缺点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书籍 > 当代诗歌,time:2019-07-12 13:29
上一篇:甘肃马家窑遗址考古发掘累计发现文物40多万件 下一篇:没有了

第二十七章,实战(1) 感谢书迷 巴小山 打赏皇冠 作文评语怎么写缺点

  “不是妖怪,而是幻术,你我都已中幻。 ”邡巢在旁边提醒。   唐尧这时想到了刚刚射中自己脖子的银针,虽然不知道其中原理,但很显然自己会看见如此不可思议的画面,一定是因为这根银针的关系。

  “阁下到底是谁,难不成是‘鬼盗’中人?”邡巢高声问。

  化身妖怪模样的管家老头用冷酷的眼神扫过三人,冷漠地开口道:“告诉你们几个小鬼也无妨,我在‘鬼盗’之中,人称老蛛。

”  唐尧疑惑地说:“这人名字也太奇怪了吧,听上去像是个绰号。

”  邡巢解释道:“这就是绰号,或者说是代号也行,因为‘鬼盗’之人的名声不好,所以不敢使用真名,对外都只说自己的绰号,这样既不会暴露自己,也不会影响到自己所在的家族。

”  正在此时,老蛛突然发难,粗壮的蜘蛛腿突然发力,便见老蛛整个人从地面弹射起来,随后迅速落下,直扑唐尧等人而来。   唐尧和邡巢迅速朝两边后撤,老蛛落地的刹那,目光扫了二人一眼,似乎在寻找优先对付之人,这一刻他的目光落在了唐尧的身上。   唐尧在地上连滚带爬逃出去十多米远,刚起身站稳,便见头顶上一片白色蛛网落下,还来不及躲开,蛛网已经覆盖在了他的身上,粘性极强的蛛网一触碰到地面和他的身体,就立刻粘连在了一起,唐尧试图将蛛网撕开,却发现一时半会挣脱不开,而就在这时候,第二层蛛网已经从天而降。   一层又一层蛛网从空中落下,当覆盖到第四层的时候,唐尧就像是被粗重的尼龙绳捆住了似的,渐渐动弹不得,透过蛛网的缝隙朝外看,便见老蛛化身的怪物正迅速朝自己杀过来。

  十多米的距离,这家伙转瞬即至,后背的其中一根蜘蛛腿高高举起,蜘蛛腿的顶端异常尖锐,不夸张地说,这条蜘蛛腿足以捅死唐尧。

  生死之间,唐尧却连自保之力都没有,关键时刻,一个背影出现在了唐尧的眼前,有一个人阻隔在了唐尧和老蛛之间。

  黑色的长发伴随大风而舞,文弱的身子看起来弱不禁风,这个突然出现在唐尧面前的背影赫然正是散媓。

  老蛛却没有因为眼前多了一个姑娘而手下留情,尖锐粗壮的蜘蛛腿迅猛刺下,这一击简直是下了杀手,似乎根本就没有顾及后果。   “快躲开。

”唐尧冲散媓喊道。   画面好似定格,散媓露出半张好看的侧颜,惊雷划过天空,短暂的强光之下他看见了那倾世容颜上的一抹浅笑,接着散媓微微侧身,竟然巧妙地躲开了刺来的蜘蛛腿,可她躲开了,蜘蛛腿攻击的目标便是唐尧。

  唐尧被包裹在蛛网之内动弹不得,这时候想躲都躲不了,刹那之间仿若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唐尧选择了闭上眼睛,虽然没办法躲开,但他至少能选择不去直面自己的死亡。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要死了?”清丽的声音传来,唐尧一愣,睁开眼睛却看见蜘蛛腿已经刺穿了蜘蛛网,却停留在了唐尧面门前三寸的地方,而保住自己这条小命的正是散媓。

  这个瘦弱的少女单手牢牢抓住了刺来的蜘蛛腿,纤细的手臂却爆发出了可怕的力量,这一幕的发生也让老蛛大吃一惊。

  “菜鸟,我救了你一次,就当是我付给你的房租了,快从蜘蛛网里爬出来吧,我可不想再救你第二次了。 ”散媓笑着说,随后对唐尧伸出了手,唐尧没有丝毫犹豫抓住了散媓伸来的手,整个人迅速从蜘蛛网内钻了出来。

  暂时安全的唐尧长出了一口气开口道:“谢谢。

”  散媓见状便松开了蜘蛛腿,身子轻轻一跃,如同翩翩起舞的花蝴蝶般落到了旁边,然后双手背在身后似乎不打算再继续插手下去。

  老蛛也吃了一惊,面前三个小鬼中看起来最没有威胁的少女居然深藏不露,他警惕地盯着散媓,双方战局也因此陷入了短暂的僵局之中。

  这时候散媓笑着说道:“我不会再插手了,除非菜鸟求我帮忙。

”  这场即将爆发的大战在她眼中好像变成了一场游戏,老蛛沉声问道:“小姑娘,你是哪家的?”  散媓用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并不打算回答,一旁的邡巢却抢先一步说道:“老家伙,你可听说过虫女之名,咱们这位美少女便是其中之一。 ”  虫女的恶名在幻师圈子里实在是太大了,这些从小与毒虫毒素为伍的女子本身就代表了死亡,老蛛闻言果然吃了一惊,原本冰冷无情的脸上似乎也露出了一丝惊容。

  “哈哈,你不用担心,除非这个菜鸟求我,否则我不会插手的,刚刚是我一时没忍住,你们继续吧,我当看戏。

”散媓一边笑着说道,一边索性找了个花园内的石凳子坐了下来。   而被救下的唐尧由始至终一言不发,并不是因为刚刚的生死危机而吓怕了,正好相反,此刻的他异常冷静,正在估算形式。   如果散媓能出手相助,那自然这场大战还有胜算,甚至可能赢的很轻松,虽说不清楚散媓的实力和老蛛相比如何,但看刚刚过招的情况,散媓的赢面更大。

  但她一直说要自己求她方才愿意出手相助,否则就坐在一旁看戏,唐尧倒不是拉不下这个脸面来散媓,而是在为自己考虑。   一个大胆而且风险极大的念头就这么出现在了唐尧的脑袋里,他想在眼前这个凶狠的老蛛身上试验一下自己跟随军哥学习的本领到底管不管用。   老军说,实践是增长经验和本领的最快途经,因此非常支持唐尧参加这个项目,但会出现这么可怕的强敌,却是自己没料到的,对方甚至动了对自己的杀机。

  正常情况下,一般人这时候一定会选择逃跑,或者干脆求散媓出手帮忙,但唐尧却认为这是锻炼自己的好机会,从强敌身上学到经验,在生死之间运用自己的本领,这是最能够增长自己实力的方法。

  但他也并不是愣头青,在计划之中也为自己想好了后路。   如果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他会开口求散媓,但那时逼不得已的情况,毕竟自己是个男人,心里多少还有点自尊心。

  脑中盘算好了之后,唐尧终于开口喊道:“老蛛是吧,你刚刚不是想杀我吗,有本事咱俩再过过招。 ”  这话简直如同找死,听到唐尧开口的邡巢大吃一惊地喊道:“你不要命啦。

”  唐尧摆了摆手示意没关系,接着继续冲老蛛喊道:“我来猜猜你们到底在干什么,你们应该是‘鬼盗’之人,奉命来此寻宝,但寻的不是普通的金银财宝,毕竟这座老宅里值钱的东西早就被搬走了,你们要找的应该是火曜石吧。 ”  老蛛脸色再次一变,很明显被唐尧说中了心事。

  “你是怎么知道火曜石的,难道你们的目标也是它吗?”老蛛问道。

  事实上,唐尧和邡巢都不知道火曜石是什么东西,但唐尧此刻却没有说破,反而更加高声地喊道:“是啊,我们也在找它,而且我们已经知道它藏在这座大宅的什么地方。 ”  这句明显的谎话让邡巢再次大吃一惊,他不明白为什么唐尧要故意说谎,而且明显在激怒老蛛,老蛛脸色越发阴沉了下来说道:“告诉我火曜石在什么地方,我或许还能饶了你。

”  唐尧向前走了两步竟然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摇了摇手指说:“这可不行,天下哪儿这么便宜的事儿,要我告诉你也可以,但你得先要了我的命。

”  面对来自小辈的挑衅,老蛛明显暴怒,背后的蜘蛛腿狠狠发力,整个身子再次纵身跃起,想着唐尧扑了过去。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