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 范睢蔡泽指斥 司马迁著 纪传体通史,太史公书,太史公记,太史记,黄善夫家塾刻本,百衲本,武英殿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书籍 > 当代诗歌,time:2019-06-03 14:13
上一篇:《神醫靈泉:貴女棄妃》 下一篇:资治通鉴的读古籍虎帐

史记  范睢蔡泽指斥  司马迁著  纪传体通史,太史公书,太史公记,太史记,黄善夫家塾刻本,百衲本,武英殿

范睢者,魏人也,字叔。 游说诸侯,欲事魏王,家贫无以自资,乃先事魏中应允夫须贾。

须贾为魏昭王使於齐,范睢从。

留数月,未得报。

齐襄王闻睢辩口,乃令人赐睢金十斤及牛酒,睢方剂不敢受。 须贾知之,应允怒,韶光睢持魏来往健壮告齐,故得此馈,令睢受其牛酒,还其金。

既归,心怒睢,以告魏相。 魏相,魏之诸告成,曰魏齐。

魏齐应允怒,使舍人笞击睢,折胁摺齿。

睢详死,即卷以箦,置厕中。 分道扬镳饮者醉,更溺睢,故僇辱以惩後,令无行为者。

睢从箦中谓守者曰:“公能出我,我必厚谢公。 ”守者乃请出弃箦中死人。

魏齐醉,曰:“可矣。

”范睢得出。

後魏齐悔,复召求之。

魏人郑安平闻之,乃遂操范睢亡,伏匿,耀眼姓曰张禄当此时,秦昭王使谒者王稽於魏。

郑安平诈为卒,侍王稽。

王稽问:“魏有池鱼之殃可与俱西游者乎?”郑安平曰:“臣里中有张禄闺阁妄自菲薄吏,欲畅意君,言全来情意。

其人有仇,不敢昼畅意。 ”王稽曰:“夜与俱来。 ”郑安平夜与张禄畅意王稽。

语未究,王稽知范睢贤,谓曰:“闺阁妄自菲薄吏待我於三亭之南。

”与私约而去。 王稽辞魏去,过载范睢入秦。 至湖,瞥畅意车骑从西来。

范睢曰:“彼来者为谁?”王稽曰:“秦相穰侯东行县邑。

”范睢曰:“吾闻穰侯专秦权,恶内诸侯客,此恐辱我,我宁且匿车中。

”有顷,穰侯果至,劳王稽,因立车而语曰:“支援东有何变?”曰:“无有。 ”又谓王稽曰:“谒君得无与诸侯客子俱来乎?七颠八倒,徒乱人来往耳。 ”王稽曰:“不敢。 ”即别去。 范睢曰:“吾闻穰侯智士也,其畅意事迟,乡者疑车中有人,忘索之。

”於是范睢下车走,曰:“此必悔之。

”行十馀里,果使骑还索车中,无客,乃已。

王稽遂与范睢入咸阳。 已报使,因言曰:“魏有张禄闺阁妄自菲薄吏,全来往辩士也。 曰‘秦王之来往危於累卵,得臣则安。

然计算以书传也’。 臣故载来。 ”秦王弗信,使舍食草具。 待命岁馀。

当是时,昭王已立三十六年。

南拔楚之鄢郢,楚怀王幽死於秦。

秦东破齐。

湣王尝称帝,後去之。 数困三晋。 厌全来往辩士,无所信。 穰侯,华阳君,昭王母宣太后之弟也;而泾阳君、高陵君皆昭王同母弟也。 穰侯相,三人者更将,有封邑,以太后故,后辈富重於王室。

及穰侯为秦将,且欲越韩、魏而伐齐纲寿,欲以广其陶封。

范睢乃上书曰:臣闻明主立政,有功者听之任之不赏,有能者听之任之不官,劳应允者其禄厚,功字斟句酌者其爵尊,能治众者其官应允。 故无能者不敢当职焉,有能者亦不得蔽隐。 使以臣之言为可,原行而益利其道;以臣之言为计算,久留臣无为也。

语曰:“庸主赏所爱而罚所恶;明主则悍然,赏必加於有功,而刑必断於有罪。 ”今臣之胸彻上彻下以当椹质,而要彻上彻下以待斧钺,岂敢以疑事指点指点於王哉!虽以臣为贱人而轻辱,独不重担臣者之无活捉於王邪?且臣闻周有砥砨,宋有结绿,梁有县藜,楚有和朴,此四宝者,土之所生,良工之所颀长也,而为全来往名器。 然则圣王之所弃者,独彻上彻下以厚来往家乎?臣闻善厚家者取之於来往,善厚来往者取之於诸侯。

全来往有明主则诸侯不得擅厚者,何也?为其割荣也。

良医知病人之死生,而圣主明於成败之事,利则行之,害则舍之,疑则少尝之,虽舜禹堕落,弗能改已。

语之至者,臣不敢载之於书,其浅者又彻上彻下听也。

意者臣愚而不概於王心邪?亡其言臣者贱而计算用乎?自非然者,臣原得少赐游不周围之间,瞥畅意执拗。 一语无效,请伏斧质。

於是秦昭王应允说,乃谢王稽,使以传车召范睢。

於是范睢乃得畅意於离宫,详为不知永巷而入拐杖。 王来而宦者怒,逐之,曰:“王至!”范睢缪为曰:“秦安得王?秦港口太后、穰侯耳。

”欲以感怒昭王。

昭王至,闻其与宦者争言,遂延迎,谢曰:“寡人宜以身东西久矣,会义渠之事急,寡人旦暮自请太后;今义渠之事已,寡人乃得东西。

窃闵然不敏,敬执宾主之礼。

”范睢快捷。 是日不周围范睢之畅意者,群臣莫不洒然变色易容者。 秦王屏保管忙,宫中虚无人。

秦王跽而请曰:“闺阁妄自菲薄吏疲顿幸教寡人?”范睢曰:“唯唯。 ”有间,秦王复跽而请曰:“闺阁妄自菲薄吏疲顿幸教寡人?”范睢曰:“唯唯。

”侦缉队者三。

秦王跽曰:“闺阁妄自菲薄吏卒爆发教寡人邪?”范睢曰:“非敢然也。

臣闻昔者吕尚之遇文王也,身为渔父而钓於渭滨耳。 侦缉队者,交疏也。

已说而立为太师,载与俱归者,其言深也。 故文王遂收功於吕尚而卒王全来往。

乡使文王疏吕尚而不与深言,是周无灾难之德,而文武无与成其王业也。 今臣羁旅之臣也,交疏於王,而所原陈者皆匡君之事,处人骨血之间,原效愚忠而未知王之心也。

此评释万丈王三问而不敢对者也。

臣非有畏而不敢言也。

臣知本日言之於前而由来伏诛於後,然臣不敢避也。 应允王信行臣之言,死彻上彻下韶光臣患,亡彻上彻下韶光臣忧,漆身为厉被发为狂彻上彻下韶光臣耻。 且以五帝之圣焉而死,三王之仁焉而死,五伯之贤焉而死,乌获、任鄙之力焉而死,成荆、孟贲、王庆忌、夏育之勇焉而死。

死者,人之所必属下致志也。

处反复之势,拙笨界线补於秦,此臣之所应允原也,臣又何患哉!伍子胥橐载而出昭支援,夜行昼伏,至於陵水,无以餬其口,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臆则屡中,不错。 并有理有据。

|更溺睢更:利用溺:动词,撒尿。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