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请自重 第二百二十三章 谁是大乾(无弹窗广告)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书籍 > 当代诗歌,time:2019-06-11 14:24
上一篇:穿越到1931 第634章:逆来顺受(无弹窗广告) 下一篇:独步成仙 2014章 幻化火猿妖(无弹窗广告)

仙子请自重 第二百二十三章 谁是大乾(无弹窗广告)

笔趣阁最新永久域名:,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灵虚悠悠醒转,口中还残留着丹药的香味,眼前迷迷糊糊,又渐渐清晰,却是秦弈的脸。

他略微感受了一下伤势,肩部外伤好得飞快,内部肺腑受到的剑气重创一时恢复不了,但也能够感受到在慢慢复原。

体内还残留有一种媚药气息,也正在被解药抵抗拔除,原本绝对是属于那种可以连带经脉与神识都被欲火烧毁的超强力媚药效果,此时却只残留一些药效影响,已经可以压制。

无论是伤势还是媚药,一种没解,都能死人的。

这是……秦弈用了两种很贵重的丹药救了自己?他左右看看,瞳孔微微一缩。

外面躺着三个和尚尸首,死状各异。 这可是三个易筋六层还兼修仙道的大欢喜寺武僧,居然被秦弈一个打三个全部杀了,他自己连点伤都没看见?这宝库也没见被他们的战斗余波摧毁半点?这是怎么回事……寒门还打算在龙渊城混,他不知道秦弈打不打算杀灵虚,当然不能随便露脸,早就变成老鼠躲起来了。

于是在灵虚眼中这里只有秦弈一个人,根本无法想象这是怎么做到的。 “道兄醒啦?”秦弈蹲在他身边,笑眯眯道:“我说你是不是精神分裂?明明是你心急火燎的向仙宫求援,并且在你眼中最大的敌人应该是大欢喜寺。 现在这是什么套路,你和自己敌人联手,坑杀自己请来帮忙的救兵?脑子坏了?”“救兵……”灵虚有些虚弱地回答:“我请来的救兵,是保大乾龙气不失,而不是帮别人动摇大乾龙气的。

若是如此,还不如除了你,我与大欢喜寺还可以慢慢争斗。

”“你又如何判断我要动摇大乾龙气?就因为我要进宝库?”这就是秦弈最不解的一点,他和孟轻影的交易,大欢喜寺也不知道啊。

别人没有上帝视角,谁特么知道他进宝库到底是为了什么?就不能真为了帮你镇国运的吗?就算大欢喜寺挑拨说他秦弈有异心,皇帝和灵虚就这么深信不疑,直接动手了?“道兄何必隐瞒。 ”灵虚苦笑一声:“你若真有心助陛下,那挂名一个国师之位对你有百利无一害。 因为你只是挂名,平日依然仙山修行,大乾之事并不会牵绊你,而大乾国运之盛自能抬高你的气运。 为什么往往会有仙人助英雄开国,之后飘然而去,虽说是为了苍生,又岂无沾点国运之意?道兄应该比我更明白,因为当初尊师就是如此。 ”秦弈皱眉道:“就因为我拒绝挂名个国师?我就不能不贪这个吗?老实说,我虽信有气运,修行也确实受过大气运的好处,但却不想太过依赖这种事情。 尤其这么挂个名来沾染一点点国运,我实在不认为能有什么价值。 要真有用,仙人们还不为了帮人立国打破头?事实证明就没人争这个,根本没啥用。

”“但是道兄,这你不需要任何付出,白拿的。 你是根本想都没想过,压根不想和大乾有什么牵扯才对。 ”“好吧,我没想到这个。 ”秦弈实在有点哭笑不得之感:“光是这个也不能认定我有什么异心吧?”灵虚叹了口气:“因为有人做过预判,判道兄三步,全部对了。 ”“哪三步?”“一是陛下问起白衣仙女之事,判道兄必然顾左右而言他。 ”“……”秦弈无语道:“这也算?”“算。

”灵虚道:“道兄,这不是白衣仙女这个人的问题,而是道兄心中是否有与大欢喜寺天女相争的意愿。 即使那个仙女不合适,道兄被此事提醒,应该也会想到其他人。 陛下还有过更委婉的考虑,他甚至想让你告诉他,昭阳公主去了哪里。

然而道兄想都没往这些事上想,这不是替陛下考虑的角度,实际上道兄心中根本就没把陛下当回事。 ”“弯弯绕真多,鬼特么想得到这种暗示?”秦弈气极反笑:“要是我真想到他有暗示青君的意思,早就一巴掌甩他脸上让他醒醒!真把自己当天帝了?”灵虚定定地看着他:“所以道兄这态度,确实没把大乾放在眼里。

”“就是没放眼里怎么了?按你这意思,第二步是拒绝国师?第三步是要求进宝库?三步全被某个人算对了?”“不错。 仅仅一条,或许证明不了什么,三条都对,就能证明道兄进宝库别有用心。 ”“太牵强,和莫须有差不多。

”“这不是判案,无需铁证,而是天子意,只要他认定就可以了。 ”灵虚慢慢道:“何况道兄也不冤枉,不是么?你确实有异心。 ”“这倒是的。 ”秦弈笑了笑:“看在我把你救回来的份上,你最后解我一个困惑。 ”灵虚道:“理所应当……道兄想问的是,到底是谁能算你这几步,还说动了陛下?”“不错,这不像大欢喜寺的套路,反倒让我想起了一些熟人,很像他们的风格。

”灵虚叹了口气:“当然就是道兄的熟人。 同出万道仙宫,无论对我还是对陛下的取信度与你相同。

既然他说得更有理,为什么要信你?”秦弈眯起了眼睛:“这么说,大欢喜寺忽然改了口风,同意孟轻影的交易,也是此人在用谋?”“孟轻影是谁,贫道不知。

”灵虚叹息道:“道兄,贫道也实有一事不解,道兄能否解惑?”“说。

”“道兄身负令师任务而来,为什么要反害大乾?”秦弈沉默半晌,慢慢道:“你想帮扶的大乾,和我想帮扶的大乾,不是一回事。

”灵虚愕然不解。

秦弈站起身来,指着墙上的画:“这才是我与家师想帮的大乾。 而你帮的那个,不过一介独夫罢了。 ”说完这句,秦弈伸手一挥,挂好的画自动脱落卷起,成了一幅卷轴到了他手里。

“此画是家师之物,我取走了,也是物归原主。

至于你们‘镇国运’的开国之剑,继续供奉着吧……大约还能给你们续个几年。

”言罢转身而去。

灵虚忍不住在身后问:“你不杀我?”“我为什么要杀你?”秦弈转头笑笑:“立场不同罢了。 从头到尾你的心意也没变过,只是个忠于自己阶层和利益的、与红尘纠葛深不可分的道士而已。

”灵虚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直到快要消失在廊道边,忽然道:“此刻潜龙观守卫森严,道兄如果打算要过去的话……这宝库有密道直通潜龙观底,这是地图。 ”一份玉简飘到秦弈身边,秦弈伸手接过,转头一笑:“别了,老道士。

”。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